• 當前位置: 首頁> 進口活動> 普洱茶的歷史與文化,繞不過倚邦的那條古街
  • 普洱茶的歷史與文化,繞不過倚邦的那條古街
  • 2021-09-11 19:49:37
  • 慶豐祥普洱茶官網


    01

    倚邦的過往

    倚邦山明代初期已茶園成片,有傣、哈尼、彝、布朗、基諾等少數民族在此居住種茶。

    倚邦茶山的中心大鎮是倚邦街,亦稱倚邦,明代稱磨臘倚邦,傣語譯為"有茶樹,有水井的地方"。

    明隆慶四年(1570年)車里宣慰司劃分十二版納時,六大茶山和整董合為一個版納,茶山版納的治所便設在倚邦,從明隆慶四年到清光緒末年,。

    清雍正七年(1729年),清政府對西雙版納進行改土歸流,曹氏家族世襲管理倚邦茶山、革登茶山、莽枝茶冊、蠻磚茶山近二百年。

    光年間的《普洱府志》記載,從雍正十三年(1735年)開始普洱茶由倚邦土千總負責采辦,倚邦的曼松茶被指定為皇帝的專茶。

    民國初年,六大茶山的茶葉加工中心和交易中心已移向了易武,倚邦人口減半,但還有慶太號、盛欲號、元昌號、惠民號、宋元號、鴻昌號、楊聘號、升義祥、慶豐號等十來家茶號,倚邦至少在乾隆末年已有茶號。

    英國人克拉克在光緒十一年(1886年)寫的《貴州省和云南省》一書中記載有"著名的普洱茶產自倚邦的茶山……倚邦茶在道光年間已賣到印度和歐洲。

    1937年法國人在越南阻撓云南茶進入萊州,倚邦茶銷路又斷,隨之又是抗日戰爭爆發,所有茶號全部停業。

    倚邦的茶商農逐漸遷移、歇業,熱鬧喧騰了二百多年的倚邦陷入冷寂蕭條。

    1942年,已經十分贏弱的倚邦再遭厄運,,戰火將倚邦燒了三天三夜,幾百年筑就的古鎮,無數精美建筑全部化為灰燼。

    這場劫難使倚邦元氣散盡,無法再振,幾百戶人家遷移他鄉,空涼的倚邦在大山深處漸漸被人們遺忘。

    幾十年過去了,再次走進倚邦,還能聞到古茶的清香;還能看到茶號遺址、大廟基臺、土司府的柱腳石、"龍脊背"石板街、普洱府的茶令牌,乾隆皇帝的敕命碑;

    這些遺物、古跡是凝固的歷史,記載著倚邦的傷痛和它曾有的輝煌。

    02

    倚邦茶的境況


    事過境遷,如今的倚邦街已經是現代化的建筑,在這條街上我們很難找到過去的普洱茶鼎盛時期的倚邦印記;

    (有興趣的茶友可以至頭條

    搜索“乾亨德”觀看“倚邦古街視頻”)

    但倚邦的普洱茶依然散發出陣陣的芳香,吸引全國各地喜歡普洱茶的粉絲,來此尋覓普洱茶的歷史與文化。

    倚邦茶屬于中、小葉種茶系,大部分為小葉種,茶葉纖細,芽頭飽滿,葉莖緊實,滋味豐富,香甜細滑,花果味濃郁;

    (點擊觀看:《鋒哥說茶》第二十一期:來倚邦,看小葉種古茶園

    像這樣的茶既能征服男人,更能吸引女人!

    可惜的是這么優秀的茶,在近20年的普洱茶快速發展格局中卻沒有“一席之地”,相比于易武,勐海的茶來說要遜色很多;

    同時也沒有改變依然留守在倚邦茶山的茶農生活,更沒有把倚邦歷史的輝煌與經典好茶繼續傳誦。


    03

    倚邦茶的未來


    慶豐祥普洱茶官網 論倚邦的歷史與茶的品質,都應該有一個高度的市場認可度和美譽度的。

    普洱茶近20年的高速發展與推廣,可以說集中在勐海茶區與勐臘茶區的易武。

    象明茶區的除了曼松市場較高的知名度以外,古六山的"四山"(蠻磚,莽枝,革登,倚邦)并沒有市場占有率;

    隨著普洱茶資源開發的前進,信息傳播的頻次加密,對普洱茶歷史與文化的追求,倚邦茶本身的特點足以能捕獲用戶的青睞,倚邦茶的"回歸"指日可待。

    倚邦給我們留下太多的故事,也給我們留下太多的歷史;更讓我們癡迷倚邦小葉種是怎樣走向貢茶之路的?

    這一切需要我們用一杯茶湯解讀的倚邦往事。



    往期內容











    ?點我“逛逛好茶”

    圖文|何亞鋒

    排版|羅思思

    乾亨德茶業

    ID:qhd20091002

    慶豐祥普洱茶官網